<  返回列表页
战时《联合画报》出版工作和内容特色研究
作者:蔡斐、王明会 发布时间: 2021-01-19 09:43:08
摘要:《联合画报》是在抗日战争中出版的一份重要画报,它以“成为国内最完全的图画新闻”作为出版定位。虽然报纸本身有着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创刊背景和内容体现,但该报始终将“给中国人看的”作为出版原则,并形成了图文并茂、纪念报道和趣味栏目的内容特色,这也促成了《联合画报》的发行奇迹。考察《联合画报》的出版工作和内容特色,能够为当下做好新闻舆论工作提供有益的启示。
“我们期望在辽远的战地壕沟中,到后方工厂学校家庭中,都有《联合画报》的流行,他们需要知道战争,他们需要面对战争,他们需要把握战争。”[1] 这段话源自1942年9月25日《联合画报》的《创刊献词》。

作为诞生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烽火中的一份报纸,《联合画报》有着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国联合行动共同抗敌的标志意义。1942年夏,中、美、英三方鉴于同盟国抗击法西斯的共同需要,在中国战时首都重庆成立了联合国幻灯电影供应社,放映电影和幻灯片、举办照片展览,借此传播盟军胜利的消息,后三方又商定出版一份新闻性画报,画报素材由三方联合提供,这就是《联合画报》的创刊由来。在此,本文通过完整搜集、阅读、整理1942年9月25日到1945年10月19日间的154期战时《联合画报》,对该报的出版工作与内容特色作出相关研究。

一、《联合画报》的出版工作

1942年9月25日,《联合画报》创刊于重庆市南岸区黄家巷21号。基于共同抗击法西斯的宗旨,《联合画报》的发刊口号写道:“用我们的开麦拉,将联合国英勇奋斗的情况和战绩,留诸永恒。”开麦拉,即英文camera,是照相机、摄像机的意思。显然,《联合画报》从一开始就明确了通过图片来记录和传播新闻的办报目标。那么,该报为什么采取画报的形式呢?单纯是追求图画的视觉性吗?

(一)出版定位:成为国内最完全的图画新闻

《联合画报》之所以选择画报的形式,大致有五个方面的原因:①联合国幻灯电影供应社具有新闻图片供给充足的优势,供应社会定期从各同盟国征集新闻照片,这是当时一般媒体不具备的内容条件。②创办画报可以弥补单纯放映电影和举办影展的不足,并通过大众传播的方式来扩大同盟国的影响力,“中国电影事业不发达,在城市里有电影设备者已经不多,乡村更不必说,弥补这个大缺憾的只有画报,画报是静的无声的电影,具有电影局部的作用”[2]。③当时重庆已经有《新华日报》《中央日报》《大公报》《新民报》等多家有影响力的报纸,这些报纸以文字消息为主,发行画报可以在市场上施行差异化竞争的出版战略。④对当时国内许多文盲、半文盲的受众群体来说,直观的照片、生动的图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消除识字读报的阅读障碍。“中国教育不发达,文字难懂,识字同胞尚不及百分之五,不识字者唯有从画报上认识环境,吸收新知识,所以中国画报的境域特别广大”[3]。⑤1942年底,中美之间将开通无线电传真,《联合画报》会在重庆设立接收站,这无疑将大大缩短新闻照片的收发时间,能够实现“以最迅速的方法报道世界大事”的时效性要求。

独特的出版定位,让《联合画报》在发行后很快受到读者欢迎,“没几个月,销数从五千份加到五万份,直接订户有一两万户”[4]。《联合画报》的这一发行数字,直追当时的《新华日报》和《大公报》,超过同期《中央日报》(重庆版)等抗战大后方的绝大多数报纸。哪怕是战事频发、社会动荡、交通受阻的状态,《联合画报》的总发行量也保持不减反增的趋势。“湘桂黔与河南战争,连着发生,夺取了我们四分之一的行销地点,约近半数的销售处,同时东南交通从此阻隔,销数受重大影响,想不到的是,在以上战争以外的地区,我们的销数却跟着上涨……到本年五月,我们的总销数已加到五万份了。这个数字,在全国报纸和期刊中是一个最高的数字。”[5]

(二)出版目的:联合一切反法西斯国家

1990年,舒宗侨先生在回忆自己主持《联合画报》时,开宗明义地点明:“我们的画报之所以取名为《联合画报》,联合一切反法西斯国家,打倒共同的敌人是画报的目的。”[6]这一出版目的,也决定了《联合画报》对全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国家共同作战全景画面的积极展示,因此整个报纸洋溢着一种开阔的国际视野,紧跟战争节拍,洞察世界风云,很直观地告诉中国人民:“联合国的背后,站立的是十万万以上人民的、正义的、民主的力量;在轴心国德意日的背后,却只是少数独裁的、霸道的、法西斯的武力……在这种对垒的形势之下,人民的力量必将获胜,独裁者终归灭亡!”[7]

《联合画报》秉持的这种截然的对立,在版面内容上也体现得泾渭分明。一方面,它追随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形势,不断宣传盟军的胜利,“战事的一连串胜利,为我们带来了更兴奋的画面。从去年九月到本年初,我们的立体报道至少有一半用在了欧洲战场,等到今年盟军从菲律宾的总攻起,我们又把注意力转到了远东战场,如史迪威公路的开通、菲岛之战、硫磺岛与大琉球之战、中国战场、对日本空中攻势,都占去了全部材料的重要部分。读者对于这些材料,自然也更感觉兴趣”[8]。

另一方面,轴心国德、意、日的节节败退也成为报纸浓墨重彩报道的内容,如《芭蕉树下“大日本皇军”的悲哀》(第5期)、《希特勒的悲鸣》(第30期)、《纳粹的战场就是他们的坟地!》(第38期)、《“武士道”的末落》(第70期)、《希特勒的悲哀》(第85期)、《太平洋上日寇败绩》(第105期)、《墨索里尼被民众处死》(第150期)……这两方面内容所蕴含的胜负指向,恰如拉斯韦尔所说的“组织、加工、散布一系列旨在影响受众注意力方向的符号”[9],是再明显不过的媒介隐喻。

(三)出版原则:给中国人看的

《联合画报》的出版尽管有着同盟国共同抗击法西斯的时代背景,但作为一份立足中国土壤的报纸,“给中国人看的”一直是该报的出版原则。《联合画报》创刊号“编后话”就明确提出:“这期创刊号,十分之九的材料,是直接关系中国的,我们想始终守住这个原则:是联合国的画报,给中国人看的!”[10]

“联合国的画报”与“给中国人看的”是并行不悖的关系。一方面,抗日战争既是中华民族奋起抵御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民族解放战争,同时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因此,有关对日作战的素材就成为了《联合画报》出版的重中之重,舒宗侨为此也是四处奔走,“关于中国本国的材料,读者当然也看得出,只要我们有方法得到,或有材料到手,我们总是尽可能在显著的地位发表,以读者为本位的联合画报,自然不会放过本国读者的要求,走上与读者相背行的道路”[11]。可以发现,1942年后有关日本的军事行动,如长沙大捷、鄂北之捷、轰炸东京、反攻缅甸、血战马尼拉、硫磺岛胜利……《联合画报》均有涉及。

另一方面,《联合画报》在同盟国国家合力抗击法西斯的旗帜下,十分注重将中国与盟国联系在一起,强化与盟友的紧密联系,维系彼此的战斗友谊。“与盟友之间保持真诚友好的关系是形成坚固的对敌阵线的一个先决条件”[12],《联合画报》为此作出了很大努力,大量的新闻报道也与此相关,如《中国留美受训空军生活特辑》(第1期)、《救中国就是救世界》(第10期)、《中国的温情使友人感到了安慰》(第26期)、《中美中英新约换文》(第29期)、《中国海军在美国》(第71期)、《中国以最高勋章送致陈纳德将军》(第144期)。

二、《联合画报》的内容特色

《联合画报》创刊后,最初第1—7期为半月报,第8期起改为周报,版面也从四开一张扩为四开两张。出版频次的加快和版面的扩张,对《联合画报》的内容提出了新要求。令人欣慰的是,《联合画报》在内容上的不断创新,尤其是图文并茂、纪念报道和趣味栏目等三大特色,让它成为了“中国广大民众了解世界战局、增强抗敌信心、树立必胜信念的宣传基地”[13],被誉为“世界战场的瞭望台”“联合国奋斗的缩影”,是整个抗战时期当之无愧最具新闻价值的画报之一。

(一)注重画报图文并茂的天然优势

“图,经也;文,纬也。一经一纬,相错成文。”作为一份画报,《联合画报》图文并茂的天然优势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新闻照片是《联合画报》最引人注目的优势,尤其是大量来自盟国和盟军的照片,成为当时中国人民了解、观察和判断世界战争形势的重要渠道。在《联合画报》重庆时期的154期中,直接展现战局战事的新闻照片有4101张,占摄影图片总数的67%,这些新闻照片真实记录了鄂西大捷、滇缅战役、非洲胜利、苏联鏖战等重大历史事件。同时,新闻照片还特别侧重对某一战场的集中报道,如《北非战争的侧影》(第19期)、《太平洋战场的巡礼》(第25期)、《欧洲新战场侧面》(第58期)……这种以通讯组图的视觉编辑策略,增强了新闻图片的叙事性和图片之间的关联度,效果上也呈现出纪录片般的动态感。

文字报道是《联合画报》的重要亮点。《联合画报》先后开辟本报社论、军事短评、战地通讯等文字专栏,舒宗侨也一直提醒自己,“我们的文字版今后要力求充实,使今后的联合画报能成为国内最完全的图画新闻,今后将注意用图片来解说时事,使读者看过横的事象之后,更能明确它纵的发展”[14]。此外,报纸还设有“本报译稿”专栏,努力将《世界周报》《纽约时报》《时代周刊》等外国报刊新闻报道和评论文章进行译载。这些外文译稿从国际视角出发,对世界反法西斯形势作出评析与预测,视野开阔、见解深刻,很受读者青睐。

(二)策划重大纪念报道

纪念报道一般是指在特殊的历史节点,针对重大历史事件、历史人物、节日纪念日开展的专题报道。借助纪念报道中的大量新闻照片,“可以把我们人类社会生活中值得回忆的情景,我们的光荣,我们的欢庆,我们的灾难……一件件记录”[15],进而形塑与延续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

据统计,战时《联合画报》共策划纪念报道38期。重大纪念报道往往在版面上体现为一个专号或者一个专版,是一组系列报道和一组新闻图片,而不单单是一篇新闻报道,并且通常出现在第一版的显著位置。如第21期刊载的《在苦难中生长的新芽(儿童节专号)》,占据了第一版整版、第三版半版和第四版半版,一共有11幅照片、3幅漫画、1则《致儿童节小朋友》的开篇语、1则《新书介绍》、1篇儿童文章和1篇《致小读者》。这些图片中,有被纳粹迫害的苏联儿童、有父母被日寇杀害的东南亚孤儿、有参观盟军坦克的北非儿童、有欢迎美军的突尼西亚土著孩童、有憧憬未来成为工程师的美国少年、有遇见父亲骨灰坛的日本少年……整个专号题材多样、内容丰富,涵盖了同盟国儿童与轴心国儿童的现实状况,有喜、有悲、有愤怒、有期待,非常贴近儿童节的主题。

重大纪念报道通过一组组富有生命力的图片、文字,将“世界场景”与“中国抗战”紧密结合在一起,满足了受众的信息需求,也大大增强了《联合画报》的可读性与新闻性,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凝聚人心,感召民众,使读者可以从曾经发生的历史中吸取经验教训,引发读者的反思,推动社会进步。

(三)开辟特色趣味栏目

开辟特色趣味栏目,是《联合画报》广受读者欢迎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不断的改版中,画报先后设置了《科学珍谭》《图画征题悬赏》《大战中的小新闻》《枪花弹影》《星期五漫谈》《世界之最》《世界珍闻》《信不信由你》等10多个趣味栏目,有效调节了严肃压抑的战时氛围。

这里试举一例。《大战中的小新闻》是一个以世界大战背景下的小事件为主要内容的栏目,题材十分广泛,如军事新闻,“此次吕宋之战,日军抵御稀少,空军又稍缺乏。据麦克阿瑟总部推测,实系敌人汽油短少之故。菲民目击日军以椰子油及石油燃点车头,炮车均以马匹拖曳”[16];科技新闻,“美国有一个叫做谭勿士的青年新发明一种特质头盔,式样与普通头盔大同小异,但据试验结果显示,其足以抵御一切子弹的射力而有余”[17]……这些新闻,虽篇幅短小,但内容新奇,又能聚焦到整个反法西斯战争的时代背景下,很容易成为读者的重要谈资。

其中,不少内容还呈现出明显的隐喻色彩。例如第33期《奇闻逸事》中指出,“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有一矮子商店,店内职员,全为矮子,身长不满三尺……闻匈牙利全国,类此矮人共有八万六千余人”[18]。这样的选题与当时匈牙利加入轴心国阵营,成为德国仆从国的国际时局有直接关系,画报对此有意“矮化”匈牙利的形象。再比如,第120期《漫画》推出了一幅《武士道精神》的漫画,一位日本武士手搭弓箭射向盟军飞机,而飞机则倾泻下一行行炸弹,弓箭与飞机的对比,将日本军国主义狂妄无知、自欺欺人的精神胜利法讽刺得淋漓尽致。

三、《联合画报》的历史贡献与当代启示

《联合画报》创刊三周年之际,邵力子先生曾题词赞颂该报“文字语言,功用粗备;图画报道,更成利器;固我人心,破敌奸计;协助战争,实现胜利”;吴国桢也夸赞该报“牖民觉世绘影传真,三年著绩一纸风行”。这样的评价不仅源于《联合画报》肉眼可见的巨大发行量,还源于《联合画报》让人咂舌的广泛影响力。

《联合画报》在重庆设有天地出版社、联合出版社两家总经销处,在昆明、成都设立办事处,在全国设有200多个分销处负责报纸零售代销。通过广泛的零售网点,《联合画报》构建起一张庞大的发行网络。“有人自沦陷区至大后方,谓一跨过封锁线即可看到《联合画报》。从最前线到西藏西康,穷乡僻壤无处不见《联合画报》。”[19]

(一)《联合画报》的历史贡献

巨大的发行数字,并没有让《联合画报》过多地陷入到对经济盈利的追求中,作为一份追求“作抗战宣传最大的努力”[20]的画报,《联合画报》充分发挥了战时新闻“纸弹”的巨大威力。利用盟军飞机执行任务的间隙,《联合画报》将报纸包扎成捆,向大后方区域之外的广大民众和军队投掷,以此传递盟国作战情况。报纸发行人温福立曾自豪地说道:“我们的刊物曾被送至在印度受训在缅北莽林中战斗的中国军队中。它曾沿着自由中国的大部分城市销售,它在沦陷区的上空由飞机投掷下去。它使千万的人民得到消息和鼓励。它带给在日军控制下的同胞们以希望。”[21]据统计,《联合画报》每次会投掷6000至1万份,总计投掷数量超过20万份,最后一次投掷为日本无条件投降套红印刷的第145期。对此,舒宗侨自己也不无欣慰地感叹:“《联合画报》除对后方的战时宣传作了贡献以外,对全国人民也算是都顾到了。”[22]

而回归到新闻传播本身来看,《联合画报》最大的历史贡献就是发挥画报优势,向广大读者展现了战争的真实场景,使读者看到了同盟国获胜的希望。一位来自四川自贡的农民读者侯朝仲自述:“贵社主编之抗战照片,真使鄙人钦佩,并能算是国内第一种新闻,使乡下人看了都受欢迎,而且大受激烈感动,鄙人也是乡下农人一份子,看了此报,才知道战争的可恶……”[23]西宁文化驿站专门来函感谢《联合画报》:“贵社……报道盟军胜利战绩之真实,指出轴心毁灭之必然,更予以反侵略国家,尤其中国,以莫大精神鼓励与感动。”[24]山西孝义文化驿站也证实了《联合画报》的传播效果:“我们将贵社《联合画报》收到后,当即粘贴广众街头,虽妇女儿童,即在冰天雪地,亦必停足详观,每天吾国及盟国之赫赫战绩,无不手舞足蹈……”[25]这些来自读者的声音,是对《联合画报》历史贡献的真切肯定。

(二)《联合画报》的当代启示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研读《联合画报》,既要用唯物史观来发掘和记述历史,还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研究和学习历史,汲取历史的养分,产生对当下新闻舆论工作有益的启发。

一是要做到联接中外。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构建内宣外宣联动的主流舆论格局。在全球化传播的时代,《联合画报》联接中外的办报特色值得我们在推进内宣外宣联动方面充分借鉴。一方面,相关媒体要主动设置议程,“找准中国与外部世界的话语共同点、情感共鸣点和利益交汇点,贴近外国受众的思维习惯和语言习惯”[26],另一方面还要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架构下讲好中国故事,在中国故事中展现中国对世界发展的认识、思考与担当,表达中国观点、提出中国方案,进而通过内宣与外宣联动和中国与世界的联接,来诠释“世界好,中国才能好;中国好,世界才更好”的核心要义。

二是要注重视觉传播。《联合画报》作为视觉传播的先驱,在70多年前就拉开了读图时代的序幕。在当下信息冗杂、知识碎片、快速阅读的媒体时代,德格尔预言的“世界图像化”已经悄然来临,视觉传播比文字传播更容易产生传播效应,套用费尔巴哈的话,即“影像胜过实物,副本胜过原本,表象胜过现实,外貌胜过本质”[27]。互联网时代,基于受众阅听习惯的转变,各类媒体也要与时俱进地做好视觉转向工作,积极探索表达内容与呈现形态的嫁接创新,充分应用H5、在线直播、短视频、数据新闻、虚拟现实等技术,丰富新闻报道手段,增强视觉传播的镜像力量,用可视化呈现来抓住读者。

三是要秉持用户思维。《联合画报》的成功得益于出版工作,得益于内容特色,但归根到底还在于尊重读者。面对当下多元化、圈层化、差异化的受众需要,广大媒体要秉持用户思维,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摒弃居高临下的口吻,丢掉教育宣传的架势,改变自弹自唱的方式”[28],在认真研究不同受众思想文化需求的基础上,要紧紧围绕受众关注的重点、难点和热点,不断改进方法,注重方法策略,增强媒体产品的针对性、贴近性、服务性,把用户体验作为衡量新闻舆论工作是否做好做优的重要标准,把“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的根本问题作为新闻舆论工作的力量源泉,让党放心,让人民群众满意。

(作者单位: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抗战大后方新闻史研究(1937—1945)”(项目编号:2016BXW08);重庆市社科规划重大委托项目“中国共产党抗战大后方新闻舆论工作研究”(项目编号:2018ZDKAZ02)阶段性研究成果。

注释:

[1]创刊献词[N].联合画报,1942-09-25.

[2]杭勤思.成长中的联合画报[N].联合画报,1944-09-29.

[3]用我们的开麦拉[N].联合画报,1942-09-25.

[4][6]舒宗侨.新闻摄影是光荣的事业——回顾五十年走过的道路[C]//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图文并重、两翼齐飞——第四届全国新闻摄影理论年会论文集.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0:170.

[5]六年史话[N].联合画报,1948-09-01.

[7]舒宗侨.第二次世界大战画史[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13:1.

[8]舒宗侨.本报第三年[N].联合画报,1945-09-28.

[9]哈罗德·D.拉斯韦尔.世界大战中的宣传技巧[M].张洁,田青,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5(导言).

[10]编后话[N].联合画报,1942-09-25.

[11][12]哈罗德·D. 拉斯韦尔.世界大战中的宣传技巧[M].张洁,田青,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5(导言).

[13]周利成.中国老画报——上海老画报[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11:216.

[14]舒宗侨.过去与未来[N].联合画报,1944-09-29.

[15]林路.摄影思想史(修订本)[M].杭州:浙江摄影出版社,2015:39.

[16]大战中的小新闻[N].联合画报,1944-12-15.

[17][18]大战中的小新闻[N].联合画报,1943-06-25.

[19]六年史话[N].联合画报,1948-09-01.

[20]敬告阅者[N].联合画报,1942-12-25.

[21]温福立.诞生:为联合画报三周年纪念作[N].联合画报,1945-09-28.

[22]舒宗侨.本报第三年[N].联合画报,1945-09-28.

[23][24][25]读者给我们的鼓励[N].联合画报,1945-09-28.

[26]本书编写组.习近平新闻思想讲义[M].北京:人民出版社、学习出版社,2018:167.

[27]费尔巴哈.基督教的本质[M].荣震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20.

[28]新华通讯社课题组.习近平新闻舆论思想要论[M].北京:新华出版社,2018:155.


(摘自:出版发行研究,仅供交流学习使用,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